关于毕业(草稿)

偶尔更新的草稿

毕业的最后几天,我几乎每晚都在大活看各院的晚会,说不上来为什么要这么做,我喜欢看他们的表演,也许还想在别的晚会里延迟一下毕业的失落感。资环院的晚会老早就结束了,哦,要说一下,拍毕业照和毕业晚会在同一天,我们院在6月3日,是全校毕业最早的一天。

这些平常的事如果放在当时,我是不会注意的,现在却要刻意才能想起来。

毕业季对于一个不毕业的人来说,与平时没有太大差异,至少,在我大一大二大三的时候,没怎么了解关注过,唯一有那么点印象的,就只有六月份的跳蚤市场了。

毕业季的到来就像慢水煮青蛙,只有在突然分别的时候才会忙着流泪。

整个六月大概都在张震岳的再见、五月天的干杯、林志炫的“凤凰花开的路口”里循环。再加一个的话,可以加上“青春纪念册”,这是我们大一迎新晚会时唱的,毕业晚会上还有人在唱着。不过好像每年都是这么些歌曲,舞台上的表演听说也有从往年传承下来的。铁打的歌曲,流水的毕业,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毕业就只有这一次了。

时间的滚轮转动起来,快得令人难以想象,今天的少年们,总会有一些人开始发福,变成油腻的大叔。另一些少女们则不得不习惯被高中生称作阿姨。在他们年少狂欢的时候,不会想到有一天要和自己的衰老和解。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?与身体的衰老相比,心态的老化来得更快也更自然些。人一次也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。青年们会有多少成长,又会有多少坚持,多少放弃?我说不上来,但我知道一定会发生的。有人会从温润变得势利,也有人会从刻薄变得宽容。正如我喜欢的作家,以前喜欢,现在却不喜欢了。不单是因为自己的成长,也是因为他们除了名字,已经成为完全不同的人。

毕业也给人一种优惠券到期的感觉。在我毕业后才发现,原来大学生是这么受偏爱的群体。云服务器10元一个月

Sh*t! No Comment Allow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