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.25

阴天,8~3℃。

阴天,8~3℃。

冬天已经来临了,秋天从我的手中溜走。南京依旧很美,在心里却还是黑白的。我看着那么好的阳光,一点也开心不起来。

又到寒潮来袭,阴云压着梧桐颓痞的枝条,一个人躲在暗无天日的角落里,承受磨人的绝望。牢笼不在外界,在心里。


回了南京后几乎再也没有写过什么,匿名聊天好多天,在台湾人面前装开心,深夜里问遥远的陌生人,为什么还不睡?

ta说,我是个奇怪的陌生人。

ta说,我太好玩。互道晚安,感谢我给予有趣的夜晚。

ta在台北,准备睡去了。

断开连接,从此永无交集。

我看着已经空白的屏幕独自傻笑,好像说了笑话给自己听。点击连接,循环遇到下一个醒着的人。

这是匿名聊天的魅力。你永远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人,就连名字也没有,只以一个相似的招呼开头,嗨,你好,夜宵吃了吗?

海阔天空下,无数寂寞的人相互碰撞,在一个残酷又温暖的对话框里偶然相遇,聊得最深也最肤浅,随时准备脱身离开,又害怕突如其来的断连。

明明自己不开心,却假装有趣和陌生人聊天,感觉还是很奇妙,甚至努力安慰失意的别人,尽管自己却是最无可救药的一个。我多想告诉他们我的痛苦,可是又何必让别人更烦心呢,只得认真有趣,竟关心起别人来。

长久的孤僻使我渴望交流。

不过终于还是累了,我连假装开心,与人交流的想法也没有了。阴郁让我做出挣扎,最终还是一点一滴吞噬我。有力承担就是孤独,无力承担便是寂寞,但我很痛苦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