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飞日志

早上六点半起床,洗脸,洗头,热开水。兑奶粉,吃两粒奥思平。

早上六点半起床,洗脸,洗头,热开水。兑奶粉,吃两粒奥思平。

七点零八分,收拾完毕,提起相机包,拔掉插座,关灯,准备出发。

南京昨晚下过雨,南农北门还是湿漉漉的,一切都还早。

掏出地铁卡,安检,进了地铁,新街口转乘,一切有条不紊。

吃了药,一切都很安心。

可是谁知接下来的时间都得在掐点和小跑中度过了,在三号线地铁里最后一次检查机场路线,竟然发现预计到达机场的时间刚好挨着起飞!起飞时间九点二十分。幸好也算喝了早餐,这点问题我不怕的,随即努力想好应对策略。抑郁以来好久没有思考过了,现在集中注意力努力应对,竟有些生疏的。

即将到达南京南站,在门口起身作好预备姿势,只要开了门,我就开始小跑,可谁知一下就被人群淹没了,只得慢悠悠上楼。转s1号线的时候恍惚了一下,随着人流,差点就出站了,幸亏只在轧机了楞三秒就转向,只换旁边一妹子楞着看我,随后我便跑了起来。

七点五十六分。

光奶粉这点能量还真不够我跑的,简直要昏厥了。跑了好长一段路,却一点收获也没有,因为地铁等了好一会才来,又等了好一会才出发,不过这次总算给自己占了一个好位置,我就预备着到禄口机场就冲刺呢。

八点零八分。

在看了无数次时间后,站点终于迎来禄口机场,广播提示前方到达,我蹬时起身,宛如迎战的气势。

八点四十四分。

唰唰唰,三下五除二又四分之一,出了车门,眼观八方,耳听六面,即时脑补出一副AR全景,增强现实的路线和指示标打开,人群流动分析打开,自动计算最佳路线。

八点四十六分。

害!可浪费我这个AR利器,才出地铁俩扶梯就到出发大厅,可是新的问题已经就续了。

地铁作业终止并出栈,登机作业入栈,状态字载入,大脑CPU开始处理。

淦!自助值机不能用了!

八点五十一分。

淦!还要等候入厅!帅气的安保小哥拦着我。

CPU搜寻解决方案。

「小哥哥,自助值机不能用了,请问在哪里人工办理?」

帅气的安保小哥:「哪个航空的?」

「哎呀,不太清楚~」

咳咳,其实没这么骚气,但意思差不多。

入厅,新进程创建:办理登机。

啊,在哪里办理?诶,工作人员怎么找不到?

啊,在那里!问工作人员。

「26号口办理。」

机场姐姐:「不托运行李的来这边!不托运行李的来这边!」

机场姐姐:「你登机要搞快点了。」

「嗯嗯。」

机场姐姐:「你这个登机口好像关闭了,」问旁边的机场小哥,「24号登机口关闭了吗?」

机场小哥:「没。」

机场姐姐:「我看好像关闭了。」

机场小哥:「没关闭。」

机场姐姐:「emmm,关了没呢?好像关了。」

机场小哥:「没关闭,我刚还看了。」

我:「额…………」(王大锤附体)大哥大姐们能不能GKD,给个准呗!

八点五十九分。

摸索了一会儿……嗒嗒嗒…….机场姐姐:「哦,没关闭。」…….唰唰唰…机票打印,「你登机要搞快点了,你和工作人员说赶时间,他们会给你优先的」。

「好的好的」,有点兴奋的王大锤回复道,虽然并不是很懂。

九点零一分。

话说到这时,情况的紧急程度AR渲染已经无济于事了,CPU大脑正式进化进入人工智能,接下来的一切只能靠现场随机应变了。

「安检不在这边,请走对面,安检不在这边」,军人和商务优先通道口一个志愿者对着误走的乘客说道,我也跟着误走了,但我居然不知道自己误走了……其实连她说的啥都没注意,就顺势把票给她看了,「赶时间吗?」便直接让我通过了。

我顺着走到军人安检口,前面几个大人带着好几个小孩。这次我学乖了,口袋里包包里的东西早早掏出准备好,可不能像上次检查老半天。

可是前面的大人和小孩安检好慢,这可等不了啊。

九点零四分。

接着隔壁一个人飞快跑过,我…!原来旁边还有个安检口。(因为没人排队就没有注意到…)

再一看写着商务通道,害!对于坐经济舱都肉疼的我哪敢窜商务通道呀,可是现在却管不了这么多了,只在一念之间就飞快地换到商务通道,前面只一个外国人刚检完机票准备安检。

九点零四分又四十五秒。

我带着有些着急还有些颤抖的语气对机票安检姐姐道:「不好意思…我…快赶不及了!!!」

安检姐姐面无表情。

我递机票。

滴。递还。

面无表情看向我,甚至眼皮都没动一下。

感觉世界暂停了一秒,而我刚刚说的话好似久久回荡,竟有些多余起来。

后来我算是搞懂了,安检姐姐应该想「滴个机票还有啥急不急的…」

麻利安检完,麻利穿上大衣,麻利收拾物品,背上书包,站立后还抖了几下。

九点零九分。

接下来只需要正确找到登机口就大功告成了!

办理登机及安检进程结束,相关状态字保存并出栈。冲刺姿势重载,CPU大脑进入寻路模式,脑内AR重新接入。

可不一个劲的跑嘛,这次指示牌多看了0.5秒,还脑内预规划线路,可不像上次连登机口都找反了。

说实在的,早上岁月静好的心态眼看就要崩了,我现在哪管别的,只一个冲冲冲。

假设一个人赶飞机快迟到了,以20km/h的速度匀速向前奔跑,此时踏上一速度为10km/h的传送带,鞋底与传送带的摩擦系数为0.8,体重为65kg,且踏上传送带保持原有姿势继续向前奔跑。请问此时这个人的加速度是多少,花多长时间再次达到匀速状态,此后相对于地面的速度又是多少?

Yes!Finally I found the 登机口!

可喜可贺!登机口还没有关闭。还有一个倒霉蛋跟我一样赶着过来,不过最终在登机口被我给插队了。

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了。

「您好,欢迎乘坐本次航班:)」

高响应状态解除,登机作业终止并悉数出栈,CPU进入低功耗模式。

总算上飞机,接下来却又不知所云了。又找不到座位,2A,2A,堵在门口找不到2A。

「您好,您找不到座位吗?我看看机票。2A在您身后的位置。」「2A有人了,要不您坐1A吧:)」

蛤…?

居然是商务舱?

(未完待续)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