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.5.2020

梧桐树耸立,沿着公路伸向森林深处。

这世界有很多必然的事,雨会落下,人会离开,生命无法逃脱死亡,你从这条公路去灵谷寺,一定会经过两个路口。第一个路口是南京体育学院的校门,第二个在景区的门口。我想对于晨跑夜跑的学生,感觉应该不错。

法师还在蹲守最佳机位,几个闲庭信步的人在等天黑,在这片丛林中捉迷藏,也不知谁闯入谁的视野。灯光在水汽中弥漫,长椅永远潮湿,森林的角落里回荡呢呢喃喃的人声,虫鸣蛙叫,倒也没有多大变化。游人来得拖拉,萤火虫比去年点亮得更晚,好像少了许多,最后好歹还是出现了。掰开手指头数,这是我第四年来看萤火虫。一个小女孩说自己又抓到了一只。我伸出手向天空捧去,一颗明星落在我的手心里。

我希望萤火虫永远存在,我也希望老法师们永远存在,我希望无所事事的人永远存在,我希望这个庸俗的浪漫可以永远存在,我开始觉得这一切安宁和平是奢侈品,在变化的时代和个人面前,习已为常的事物太容易逝去。

灵谷寺门口有个小卖部,几个人坐着闲聊,一个人唱卡拉ok。一个扫地大爷还穿着反光服,不用工作,在长椅上撑着头听歌。店铺明亮温暖,7000k的冷白灯撑开黑暗,打在所有的长椅上,我想到前年的时候在这里拼被踩坏的眼镜。老板在门口打趣,老板娘穿着红色旗袍随着歌扭动,我以为是个风姿绰约的中年女子,仔细看头发已花白了许多。唱歌的人微胖,看起来是个挺随意的大叔,唱了很多老歌,用情专注,唱得也很好,老实说,我被感动了,被感动的不止我一个。


我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变成什么样,获得世俗的成就会让自己开心吗?但我好像也做不到。也许人生的终点是学会接纳自己,与他人的比较让我感到疲惫,索性就不去想了。脱去身份、背景、标签,我只是一个会思考的个体,不如对自己更诚实一点。我好像没有宏大的理想,没有踏踏实实的计划,仅仅只有对世界的好奇。我需要挣钱,这是必然的,但也只是需要钱来实现我想做的事。我需要内在的纵深感,我需要倾听内心,我渴望平静和自洽,我想做一些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。我或许悲哀或不悲哀地认识到自己始终只是个追求月亮的人,我未来的人生也会继续这样走下去,至于好或者坏,我不在乎。我厌烦了要别人告诉我如何过自己的人生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