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集记录

最近在追部韩剧来着,好不容易更新一集还把我气到了,也引起了我的一些思考,我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想法记录下来,这是我在豆瓣里随手记录的,顺便搬到这里来。


Episode 10

从心来讲,我无法接受自己的人生被绑架在别人身上,无法接受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命运设定,哪怕再亲的人都不可以,任何人都不可以。是否意味着我的观念更自私自利?

不过这好像是钢太的宿命–“把自己的人生奉献给哥哥,或者以此作为对自己过去‘罪行’的救赎”,从道德(或者东方道德观?)的层面几乎无可指摘,简直实实在在的正能量,甚至立下了一个完美的“有点想罪恶但又因为内心太善良根本做不到、心性几乎圣洁、让人心疼的忏悔者”形象,在此我不想深究纲太与哥哥的羁绊到底到了什么程度,我仍然觉得这样的形象太虚伪,就如是高文英作家说的“伪善者”,把一个人塑造得太完美的后果就是太接近圣人,这是不可能的,这是这个剧里让我觉得恶心的地方。

说到道德观,我很难认为道德的判定是绝对的,我觉得这个问题很有意思:如果有人和文钢太的情形相同,而且也有过“哥哥要是死掉就好了”的想法,但与钢太不同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主动无情地放手哥哥,开始自己的人生,不相信靠感动上天能获得完美的解决方案,也不愿一心横到底牺牲自己立个贞洁牌坊,那么,他应该被世人唾弃吗?对他加以自私、冷血、不负责任的批评是正义的吗?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评价对他合适吗?我相当有把握这个相似问题的回复大体是怎样的,毕竟广泛的人性如此,统计学里也有那么多规律,而我作为人格不太“健全”的边缘人,多少还是有点难过的。这个问题再往向下想就该问到什么是正义(Justice)了,到底什么样的道德观才是正确的,是功利的、自由的还是平等的?个人和社会以及整个人类群体到底应该维持什么样的关系,保持什么样的平衡?就此打住。

刚刚,是的,我用了贞洁牌坊这个词。道德观是发展的,难说一种道德观是正义的、规训的,或者仅仅是对个人的束缚。从前的女子被要求守贞洁是一种道德,丈夫死亡终生不嫁是一种道德,被恶人玷污一定要自杀来守护清白,最后被清高的文人墨客写进书里留下烈女的美名由后人景仰。从不那么悲惨的角度想,卫道士们说女子相夫教子、三从四德是道德,在今天听来为什么不舒服呢?为什么以前的人们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只是可能会想“唉,也许可能这就是命运吧”又或者无法接受现实决定以死了结,而不是去选择中间的道路–选择反抗那样的道德观念或者规范?(当然,古代肯定有许多特例,有的被记下来,还有更多被遗忘了)

相比我倒很喜欢高文英,至少她敢想敢做,足够真诚又足够勇敢,有观察人性的能力也足够聪明,对于自己认定的事不轻言放弃,至少知道自己想做什么,也愿意表达出来。

我知道他们俩很像,渴望拥有但又把人推开,想要这样的两个人能够走在一起,其中一人必须要更主动、更坚持一些,照目前的情形来看,高文英是那个更主动的人,我希望文钢太不要伤害她,把她伤心走了,凭他的尿性不去争取、爱护,孤独终老也是活该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