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用Excel模拟非等概率随机分布

前言

工作之后经常需要用到Excel,也让我对Excel有了更深的认识,以至于不得不感叹Excel实在是强大,我知道现在还有更高级的数据处理工具,如Python、R,但对于生活中的大多数计算问题,Excel完全胜任并能处理得很好(不过我还没接触过R,也说不定哪天就真香了),哪怕仅仅是用于加减乘除运算,也比计算器要直观方便些,配合各种函数可以达到编程的效果,我觉得Excel的优势之一就是计算过程非常直观。再加上VBA(当然现在还没有深入到这个地步,大学里教的落伍的VB语言没想到能在这里派上用场),就完全可以用于编程了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记用Excel模拟非等概率随机分布”

9.10.2020

今天洗澡洗到一半听到外面有人在骂人,叽里呱啦一大堆,我心想这个女人会意识到自己发出的扭曲音调有多难听吗?莲蓬头的冲刷声盖过了外面的骂语,没有听清骂了些什么。我向窗外看出去,一片漆黑黑,我想该不会是骂我吧,可是虽然浴室开了窗,但也要老远才能看到我的肩膀啊。

洗完澡后,回到卧室擦干头发,才过一会,骂声从我的窗外传进来,我在三楼,听得清清楚楚,“臭婊子,臭不要脸”,还有一些恶毒话,重复了好几句,像是站在楼下对着我的窗户说的。我心想,我做了什么要被这样扣帽子,就因为你在特地在楼下偏僻的角落里看到了我洗澡吗?难怪有人说女人对女人也最恶毒。我觉得莫名其妙向窗户外看去,也还是黑漆漆什么都没有看到,骂人的女人被劝停,又不知回到哪里了。

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疑惑,为什么要骂人呢?应该不是骂我吧,是骂我吗?

我害怕任何没有方向性的评价和恶言恶语,我总是没有自信的会把别人的骂语代入到自己身上,即使不是骂我,我听了也会很难过,因为太恶毒了,为什么要随随便便地让人承受这些恶意的重量。

但最最关键一点,我是男的啊!?我可能实在是太敏感了,连这种破事儿都会影响到我的心情。

说说我的想法,以及一些不好的预感…

8.31.2020

不管是水果、午睡还是银河系,谁拿第一我都能接受,水果能拿第一我最最开心,我觉得他们都是能做出音乐的。但如果真是气运第一(我有很不好的预感,而且现在不管热搜是什么性质都在有意提高气运的曝光度),那我真的要被恶心到了…… 这个节目纯粹成了一场资本操弄的大型社会学实验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说说我的想法,以及一些不好的预感…”

Typora + OSS + Python,我实现了一个简单又自由的博文发布流程

原来的标题为:《Typora + 阿里云OSS,我用Python写了一个简单又自由的图床脚本》,重点在图床脚本。不过写到后面发现更像是一个图文发布流程,就改了一下标题,也确实如此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Typora + OSS + Python,我实现了一个简单又自由的博文发布流程”

6.10

一口气看完了几乎全网的评论,心情挺复杂,不过他们也只看到了一个被扭曲的形象,倒更像是在评论另一个人。也许这又是大千世界的一出闹剧吧,荒诞感仍然存在,如果把自己当作一个冷漠的旁观者、局外人,心里会不会好受些。只是愈发感受到,自己在这世界上变得更加孤立了,局外人走上刑场的时候,个人的感受对于外界的洪流,早已变得微不足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