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侣

今天看到一个男生和女生吵架,一眼看去估计是情侣。女生个子很小,默不作声。男生个子相对高很多,驼着背,不知道说些什么,对女生的口气不太好,咄咄逼人?

现在想来这可能就是一种大男子主义,在对话的地位上带有“家长式”的自负感。

我一时觉得女生可怜,同时觉得这个男生太没风度。又很快想到了以前我和前女友吵架的时候,羞愧得我只能快步避去,不愿看到这个尴尬的场景。

以前的我也真是小气,没有风度的。

对着女生本就不应该咄咄逼人,也不应该以为自己有理“教育”别人,大家都是同龄人,男生女生有多大差异呢?

说来奇怪,现在会想到这些,为什么以前没有想到呢?有时候成长的确是悄无声息的。

8.12 猝死

昨天喝完啤酒后,身体不适,上厕所的时候差点直接晕倒了。身体本来是紫红的,一瞬间看到镜子里自己像鬼一样煞白.我看不太清,视线里像雨水模糊了的玻璃。耳朵听不到外界的声音,用手推推耳朵,像是堵住,大脑里有一堆泡沫在爆炸。最让我害怕的,是心脏软了下来,跳动成了一件很疲倦的事。我小心走动,拖着身体躺到床上,不能起来。全身的重量交给了床单,看着天花板,茫然地等着心脏好转一些,也害怕,害怕心脏因为无力而骤停了。

虽然时常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意义,但还是不想就这样,突然的,生命草草收场。

舍友的老鼠

今年回南京比许多同学都要早,12号就回来了。在收拾完房间后,时间还不算太晚,我觉得可以再去宿舍拿一些东西。但这个决定并不是马上做出的,因为我怕。不是怕黑,不是怕整栋宿舍楼几乎没有一个人,是怕回到宿舍看到从前室友A的仓鼠死去。死去的场景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想象和面对的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舍友的老鼠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