舍友的老鼠

今年回南京比许多同学都要早,12号就回来了。在收拾完房间后,时间还不算太晚,我觉得可以再去宿舍拿一些东西。但这个决定并不是马上做出的,因为我怕。不是怕黑,不是怕整栋宿舍楼几乎没有一个人,是怕回到宿舍看到从前室友A的仓鼠死去。死去的场景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想象和面对的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舍友的老鼠”

随想 | 从一本书联想开

初中的时候,英语太烂,就在课上画画,英语老师说我以后是位画家。我以为初中毕业后当一名美术生,阴差阳错却在高中学了理科。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决定学工业设计,却在大学学了植物和土壤。大一的时候有了人生的第一部相机,有那短暂的一瞬间,心想当名摄影师也不错…

Continue reading “随想 | 从一本书联想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