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.10.2020

今天洗澡洗到一半听到外面有人在骂人,叽里呱啦一大堆,我心想这个女人会意识到自己发出的扭曲音调有多难听吗?莲蓬头的冲刷声盖过了外面的骂语,没有听清骂了些什么。我向窗外看出去,一片漆黑黑,我想该不会是骂我吧,可是虽然浴室开了窗,但也要老远才能看到我的肩膀啊。

洗完澡后,回到卧室擦干头发,才过一会,骂声从我的窗外传进来,我在三楼,听得清清楚楚,“臭婊子,臭不要脸”,还有一些恶毒话,重复了好几句,像是站在楼下对着我的窗户说的。我心想,我做了什么要被这样扣帽子,就因为你在特地在楼下偏僻的角落里看到了我洗澡吗?难怪有人说女人对女人也最恶毒。我觉得莫名其妙向窗户外看去,也还是黑漆漆什么都没有看到,骂人的女人被劝停,又不知回到哪里了。

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疑惑,为什么要骂人呢?应该不是骂我吧,是骂我吗?

我害怕任何没有方向性的评价和恶言恶语,我总是没有自信的会把别人的骂语代入到自己身上,即使不是骂我,我听了也会很难过,因为太恶毒了,为什么要随随便便地让人承受这些恶意的重量。

但最最关键一点,我是男的啊!?我可能实在是太敏感了,连这种破事儿都会影响到我的心情。

6.10

一口气看完了几乎全网的评论,心情挺复杂,不过他们也只看到了一个被扭曲的形象,倒更像是在评论另一个人。也许这又是大千世界的一出闹剧吧,荒诞感仍然存在,如果把自己当作一个冷漠的旁观者、局外人,心里会不会好受些。只是愈发感受到,自己在这世界上变得更加孤立了,局外人走上刑场的时候,个人的感受对于外界的洪流,早已变得微不足道了。

6.2

有三个月没接触代码了,今天重新看书,感觉还好但忘了很多,不知能不能坚持下去,我心里一直有个项目想做。
现在的工作时间长,身上几乎没有钱,还要顾虑房租交不上违约的风险,只能说生活状态很恶心吧,精力跟不上加上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就真的是绝望。
继续忍耐几个月吧,看我能不能把这个项目做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