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忆 | 祝愿

小山丘的生活总是单调的,奶奶没有故事可讲,无知的大人们只会逗他们自己笑,小孩子却只有靠好奇为自己增添乐趣。他喜欢晚上关灯的时候枕着奶奶的胳膊睡觉,虽然奶奶会说胳膊麻。他喜欢和奶奶一起看看不懂的电视,他喜欢自己的黄狗,他喜欢、习惯一切,就像呼吸一样是自然而然的,从没想过这个世界会有什么变化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回忆 | 祝愿”

舍友的老鼠

今年回南京比许多同学都要早,12号就回来了。在收拾完房间后,时间还不算太晚,我觉得可以再去宿舍拿一些东西。但这个决定并不是马上做出的,因为我怕。不是怕黑,不是怕整栋宿舍楼几乎没有一个人,是怕回到宿舍看到从前室友A的仓鼠死去。死去的场景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想象和面对的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舍友的老鼠”